静夜思

《静夜思》这首古诗,是李白在某个秋日的夜晚,在所住的屋里面,抬头望月时,所写下的感受。这首古诗表达了李白客居他乡时,思念家乡的心情,语言清新朴素而韵味含蓄无穷,历来广为传诵。当前已称为小学必备古诗之一。静夜思的意思是:在一个安静的夜晚,所产生的思绪。

静夜思全文及拼音版

静夜思原文

《静夜思》
作者:李白
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

静夜思拼音版

jìng yè sī

静 夜 思

chuáng qián míng yuè guāng

床 前 明 月 光

yí shì dì shàng shuāng

疑 是 地 上 霜

jǔ tóu wàng míng yuè

举 头 望 明 月

dì tóu sī gù xiāng

低 头 思 故 乡

静夜思译文及注释

静夜思译文


静夜思翻译之一
明亮的月光洒在床前的窗户纸上,好像地上泛起了一层霜。
我禁不住抬起头来,看那天窗外空中的一轮明月,不由得低头沉思,想起远方的家乡。

静夜思翻译之二
皎洁月光洒满床,恰似朦胧一片霜。
仰首只见月一轮,低头教人倍思乡。

静夜思翻译之三
那透过窗户映照在床前的月光,起初以为是一层层的白霜。仰首看那空中的一轮明月,不由得低下头来沉思,愈加想念自己的故乡。

静夜思注释


静夜思:静静的夜里,产生的思绪。
床:今传五种说法。
一指井台。已经有学者撰文考证过。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程实将考证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在刊物上,还和好友创作了《诗意图》。
二指井栏。从考古发现来看,中国最早的水井是木结构水井。古代井栏有数米高,成方框形围住井口,防止人跌入井内,这方框形既像四堵墙,又像古代的床。因此古代井栏又叫银床,说明井和床有关系,其关系的发生则是由于两者在形状上的相似和功能上的类同。古代井栏专门有一个字来指称,即“韩”字。《说文》释“韩”为“井垣也”,即井墙之意。
三“床”即“窗”的通假字。本诗中的‘床’字,是争论和异议的焦点。我们可以做一下基本推理。本诗的写作背景是在一个明月夜,很可能是月圆前后,作者由看到月光,再看到明月,又引起思乡之情。
既然作者抬头看到了明月,那么作者不可能身处室内,在室内随便一抬头,是看不到月亮的。因此我们断定,‘床’是室外的一件物什,至于具体是什么,很难考证。从意义上讲,‘床’可能与‘窗’通假,而且在窗户前面是可能看到月亮的。但是,参照宋代版本,‘举头望山月’,便可证实作者所言乃是室外的月亮。从时间上讲,宋代版本比明代版本在对作者原意的忠诚度上,更加可靠。
四取本义,即坐卧的器具,《诗经·小雅·斯干》有“载寐之牀”,《易·剥牀·王犊注》亦有“在下而安者也。”之说,讲得即是卧具。
五马未都等认为,床应解释为胡床。胡床,亦称“交床”、“交椅”、“绳床”。古时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,马扎功能类似小板凳,但人所坐的面非木板,而是可卷折的布或类似物,两边腿可合起来。现代人常为古代文献中或诗词中的“胡床”或“床”所误。至迟在唐时,“床”仍然是“胡床”(即马扎,一种坐具)。
疑:好像。
举头:抬头。

静夜思朗诵视频

静夜思创作背景

李白的《静夜思》创作于公元726年(唐玄宗开元十四年)九月十五日的扬州旅舍,当时李白26岁。同时同地所作的还有一首《秋夕旅怀》。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,诗人抬望天空一轮皓月,思乡之情油然而生,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、中外皆知的名诗《静夜思》。

静夜思赏析

静夜思赏析之一

诗的前两句,是写诗人在作客他乡的特定环境中一刹那间所产生的错觉。一个独处他乡的人,白天奔波忙碌,倒还能冲淡离愁,然而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心头就难免泛起阵阵思念故乡的波澜。何况是在月明之夜,更何况是月色如霜的秋夜。“疑是地上霜”中的“疑”字,生动地表达了诗人睡梦初醒,迷离恍惚中将照射在床前的清冷月光误作铺在地面的浓霜。而“霜”字用得更妙,既形容了月光的皎洁,又表达了季节的寒冷,还烘托出诗人飘泊他乡的孤寂凄凉之情。
诗的后两句,则是通过动作神态的刻画,深化思乡之情。“望”字照应了前句的“疑”字,表明诗人已从迷朦转为清醒,他翘首凝望着月亮,不禁想起,此刻他的故乡也正处在这轮明月的照耀下。于是自然引出了“低头思故乡”的结句。“低头”这一动作描画出诗人完全处于沉思之中。而“思”字又给读者留下丰富的想象:那家乡的父老兄弟、亲朋好友,那家乡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那逝去的年华与往事……无不在思念之中。一个“思”字所包涵的内容实在太丰富了。 静夜思赏析之二

“床前看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两句,从“月光”与“霜”之类比中,点出羁旅异乡之苦,朦胧飘忽。各本李集均作“看月光”,王士祯《唐人万首绝句选》及沈德潜《唐诗别裁集》均作“明月光”,疑为士祯所臆改。
“举头望山月,低头思故乡”两句,以“举头”,“低头”传出游子思乡之神情与心态。“望山月”,《唐宋诗醇》作“望明月”。沈德潜评此诗曰:“百千旅情,虽说明却不说尽”(《唐诗别裁》卷一九) 。信为传诵千古之思乡名曲。
静夜思赏析之三

《静夜思》全诗从“疑”到“举头”,从“举头”到“低头”,形象地揭示了诗人内心活动,鲜明地勾勒出一幅生动形象的月夜思乡图,抒发了作者在寂静的月夜思念家乡的感受。
客中深夜不能成眠、短梦初回的情景。这时庭院是寂寥的,透过窗户的皎洁月光射到床前,带来了冷森森的秋宵寒意。诗人朦胧地乍一望去,在迷离恍惚的心情中,真好像是地上铺了一层白皑皑的浓霜;可是再定神一看,四周围的环境告诉他,这不是霜痕而是月色。月色不免吸引着他抬头一看,一轮娟娟素魄正挂在窗前,秋夜的太空是如此明净。
秋月是分外光明的,然而它又是清冷的。对孤身远客来说,最容易触动旅思秋怀,使人感到客况萧条,年华易逝。凝望着月亮,也最容易使人产生遐想,想到故乡的一切,想到家里的亲人。想着,想着,头渐渐地低了下去,完全浸入于沉思之中。

静夜思赏析之四

漂泊羁旅的游子不畏辛劳、不惧艰苦,却最怕碰见那轮皎皎的明月,因为它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忽然与人撞个满怀,勾起人无限的思乡之情。即使潇洒纵情如李太白,二十余岁便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,遍历大江南北,广结天下英豪,也会在某个静默清冷的客居秋夜被床前的方寸月色击中,陷入乡情别绪的绵绵泥淖无法自拔。中国古代诗歌向来便有月夜思乡的传统主题,李白的这首《静夜思》,内容清新朴素,内涵却隽永丰富,表达了一种人们普遍共有的乡情体验,因而能够激发起古今读者的情感共鸣,可以说是相关题材诗歌中最为人们熟悉和喜爱的一首佳作。
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抬起头来仰望天上明月,低下头去思念远方故乡。诗人因“疑”而追寻,举头所见,是天空中的朗朗明月,不禁心头悸动,怀念起阔别已久的故乡,黯然销魂,低头神伤。无论身在天南海北,即使远隔千山万水,此时此刻人们举头望见的都是同一轮明月。天上月是永恒的、唯一的、不变的,而地上人却是短暂的、离散的、漂泊的。因此,当游子抬头仰望明月,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着:此时遥远家乡的亲人好友,会不会也恰好在望着这轮月亮呢?月亮啊,你照耀四方,请代我去看看那些故乡的亲朋吧——月亮便这样成了游子别客寄托羁旅相思的最好媒介。曹丕《燕歌行》中,思妇由“明月皎皎照我床”而牵动思绪,想念起客游边地的丈夫;王建《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》,“今夜月明人尽望,不知秋思在谁家”,也是由中秋望月而联想到思亲念友,慨叹不知今夜明月之下,茫茫秋思落在谁家。李白亦然。他举首望月,却顿然被勾连起思念故土的满腹愁绪,不由得低头暗自沉思。这一“举头”、一“低头”,是用极平白朴实的语言写出的极自然平常的动作,但就在这细微的一举一低之间,却饱含了游子望月过程中微妙而复杂的心绪变化。
清人徐增评太白此诗:因疑则望,因望则思,并无他念,真静夜思也。诗人是否真的别无他念,我们不得而知,但正如徐增所体味到的一样,《静夜思》所抒发的乡情恰如诗名,就像是寂静夜晚中的暗自思忖,是安静的,清淡的,内敛的。它不像其他游子思乡诗那样表达着思念的强烈苦痛或悲愁,也没有直露地倾吐出客居漂泊的孤独与寂寞,它就像是静默月夜下一段独处的呓语,带着梦醒之间的迷蒙与沉静,和着缥缈于天地之间的如水月光,清淡温和,柔软安静。这样的乡情,虽然没有大悲大喜动人魂魄,却能轻轻拨动每位平凡读者的心弦,留下久久的回音——因为望月思乡,是人之常情。每个人怀恋故乡的具体内容也许各不相同,或是故乡的人物,或是故乡的风景,或是故乡的生活,但唯独这份怀恋之情,是可以相通共鸣的。诗人在诗中只说“思故乡”,却没有说破点明他所思的是故乡的什么,全诗在“思故乡”这三个字中结尾,也就给读者留下了大片想象的空白。沈德潜云:旅中情思,虽说明却不说尽。说不尽之处,便是读者自己发挥体验之处。我们每个读到这首诗的人,都可以在这里用自己的个人生活体验去填补这份空白,寄寓自己的思乡之情。说不尽,思不尽,诗便不尽。正如《李诗钞》所评:偶然得之,读不可了。
《静夜思》这首诗在宋代一些早期刊本中字句与现在有些微的不同,第一句有的为“床前看月光”,第三句有的作“举头望山月”。李白此诗创作的原貌,也许已经不能为千百年后的我们所知,但从字句的变迁来看,人们似乎相较于“床前看月光”,更欣赏“床前明月光”的诗意。毕竟,“看”这个字总是多了几分主观的刻意,而太白此诗,整体显得是那么自然而真诚,毫无矫揉之态,因此也就无怪乎后人对“明月光”赞赏有加了。太白此诗由床前月色引起,初以为是地上白霜,举头寻觅,方见明月,不由得低头思念故乡。两首诗的主人公都是本来无意,却被生活中的细微事物偶然触发,从而打开了情绪的开关,汹涌而出,不可收拾。正是“以无情言情则情出,从无意写意则意真”。一首《静夜思》,真实而有味,质直而情至,因此前人有评道 “此诗如不经意,而得之自然,故群服其神妙”,堪称思乡诗中不朽的经典。

静夜思鉴赏

李白的这首小诗平白易懂,简短好记,琅琅上口,是典型的“启蒙读物”是在宋代,就被选进《千家诗》一书。现代又被选进全日制学校教材《语文》课本。所以被“家喻户晓”。
从古至今的评论家和古典文学研究专家一致认为,这首小诗就妙在凭借诗人所拥有的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,不加任何雕琢,而用寻常的、大众的口语,惟妙惟肖地抒发出评旅外之人的思乡深情。真可谓平淡之中蕴含深情和“奇特”。
胡应麟说:“太白诸绝句,信口而成,所谓无意于工而无不工者。”(《诗薮·内编》卷六)王世懋认为:“(绝句)盛唐惟青莲(李白)、龙标(王昌龄)二家诣极。李更自然,故居王上。”(《艺圃撷馀》)怎样才算“自然”,才是“无意于工而无不工”呢?这首《静夜思》就是个样榜。所以胡氏特地把它提出来,说是“妙绝古今”。
  这首小诗,既没有奇特新颖的想象,更没有精工华美的辞藻;它只是用叙述的语气,写远客思乡之情,然而它却意味深长,耐人寻绎,千百年来,如此广泛地吸引着读者。
  一个作客他乡的人,大概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:白天倒还罢了,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,思乡的情绪,就难免一阵阵地在心头泛起波澜;何况是月明之夜,更何况是明月如霜的秋夜!
  月白霜清,是清秋夜景;以霜色形容月光,也是古典诗歌中所经常看到的。例如梁简文帝萧纲《玄圃纳凉》诗中就有“夜月似秋霜”之句;而稍早于李白的唐代诗人张若虚在《春江花月夜》里,用“空里流霜不觉飞”来写空明澄澈的月光,给人以立体感,尤见构思之妙。可是这些都是作为一种修辞的手段而在诗中出现的。这诗的“疑是地上霜”,是叙述,而非摹形拟象的状物之辞,是诗人在特定环境中一刹那间所产生的错觉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呢?不难想象,这两句所描写的是客中深夜不能成眠、短梦初回的情景。这时庭院是寂寥的,透过窗户的皎洁月光射到床前,带来了冷森森的秋宵寒意。诗人朦胧地乍一望去,在迷离恍惚的心情中,真好象是地上铺了一层白皑皑的浓霜;可是再定神一看,四周围的环境告诉他,这不是霜痕而是月色。月色不免吸引着他抬头一看,一轮娟娟素魄正挂在窗前,秋夜的太空是如此的明净!这时,他完全清醒了。
  秋月是分外光明的,然而它又是清冷的。对孤身远客来说,最容易触动旅思秋怀,使人感到客况萧条,年华易逝。凝望着月亮,也最容易使人产生遐想,想到故乡的一切,想到家里的亲人。想着,想着,头渐渐地低了下去,完全浸入于沉思之中。
  从“疑”到“举头”,从“举头”到“低头”,形象地揭示了诗人内心活动,鲜明地勾勒出一幅生动形象的月夜思乡图。
  静夜思短短四句诗,写得清新朴素,明白如话。它的内容是单纯的,但同时却又是丰富的。它是容易理解的,却又是体味不尽的。诗人所没有说的比他已经说出来的要多得多。它的构思是细致而深曲的,但却又是脱口吟成、浑然无迹的。从这里,我们不难领会到李白绝句的“自然”、“无意于工而无不工”的妙境。